行业动态
湖工大保安月入过万 不愿天天打牌做起守夜人
作者: 本站 来源: 本站 时间:2015年02月04日 字体:[]


 

转播到腾讯微博
湖工大保安月入过万 不愿天天打牌做起守夜人


1月29日 0:50 湖南工业大学保安亭,易这良时不时站起来四处张望一下。


转播到腾讯微博
湖工大保安月入过万 不愿天天打牌做起守夜人


1月29日 1:46 湖南工业大学,易这良用手机看看电视。


转播到腾讯微博
湖工大保安月入过万 不愿天天打牌做起守夜人


1月29日 0:11 湖南工业大学,巡逻的保安发现二楼厨房冒烟,马上联系负责人前来处理。

1月29日0点过后,已经放寒假的湖南工业大学越发显得寂静。坐在该校图书馆后马路边的岗亭里,易这良穿着工作大衣,仰躺在凳子上,嘴里嚼着槟榔。作为这所大学的夜班值班保安,过去两个月的时间里,他一直过着日夜颠倒的生活,上班时间从下午6点持续到第二天早晨7点。这13个小时里,寂静是唯一的主题,也是最让人安心的状态。 本版采写本报实习记者冯扬

和所有守夜人一样,易这良说他工作最难的部分就是对抗孤独,常常七八个小时没人来说一句话。好在四年过去,他已经找到了抵抗无聊的法子,常常能在值班的时候发现一些“笑死人”的事。

坚守 一包烟,一包槟榔,一整夜

凌晨两点左右,易这良先生从岗亭里走出来,锁上门后,从口袋里拿出新买的一包烟,抽出一根叼进嘴里。风很大,他转过身用手遮住风,点了几次才把烟点燃。

作为校园守夜人,他需要每隔一小时在校园里巡逻一次。“现在放寒假了,小偷就喜欢来偷单车偷摩托。”说着他停下脚步,用手电筒照了照一堆杂草丛,一个黑影从草堆里跳了出来。“是只猫啊,真不怕冷。还好没什么事。”

巡逻完回到岗亭,喝点热水后,他又撕开一包槟榔,拈起一个丢进嘴里。“没事情做嘛,只能抽抽烟吃吃槟榔咯。”他笑着说,接着弯下身子把电热炉调亮了一些。

这是一座面积不到两平方米的岗亭,玻璃上满是凝下的雾水。岗亭里靠墙摆放着一张老旧的书桌,桌子上放着一个保温杯,一个排插,一只热水壶、一个巡逻登记的本子;书桌边地上放着一个公司发下来的电热炉,两张凳子。

2点40分,巡逻的队长经过岗亭,易这良站起来隔着窗户朝他喊:“进来抽根烟不?”队长笑着朝他摇了摇手:“莫睡着啦!”说完消失在黑夜里。“睡着了是要罚钱的,发现一次一百到两百块。”易这良解释。

有味 看学生谈爱有吵有闹

今年是易这良在岗亭上守候的第五个年头。他承认守夜最难熬的是孤独,常常七八个小时没人来说一句话,但好在四年过去,自己已经适应了。

在值夜班的过程中,易这良时常能遇到一些“有味”的事。大约两个星期前:“半夜十二点,突然听到一个女的尖叫一声,我起身一看,看到不远的地方一男一女蹲在那里。”只见那个女的叫了一声后,拼命往前跑,男的骑着摩托在后面追。女生跑进了旁边的施工地后,男生只好把摩托停在一旁。可他没停稳就追过去,摩托车“砰”的一声倒在了地上。男生大声喊女生名字。女生没有答应。他只好不顾摩托继续追上去,因为看不见,连着摔了两跤。可没过多久,两个人回来时又抱在了一起。

“这些学生谈爱就是这样,常常一下子吵架一下子又好了,我每次看见都觉得还蛮有味。”易这良笑着说。

采访结束时,易这良掏出手机,摆稳在桌子上,里面有一部下载好的电视剧《我要当八路》。作为曾经某舰队的海军战士,他很喜欢看这种革命题材的电视剧。

岗亭外始终寂静无声,这也是易这良最安心的状态。他再次点燃一根烟,眯起眼睛,把手机音量调得老高。

□自白

天天打牌,实在觉得没意思

易这良今年61岁,五年前从石油公司退休后,一直在宏达物业公司当保安。他的背微微有些佝偻,门牙已经掉落两颗。

易这良说那是两年前一次车祸造成的。当时也是值夜班去巡逻,走出岗亭没多远便被一辆的士撞倒,当场昏迷,家人都吓坏了,把他送到医院一检查发现“就伤了下腰,掉了几颗牙齿,其他没一点事!”

当上守夜人以后,易这良不止一次在岗亭里度过除夕。好在家就在学校对面的瀚水丽园小区,不会过多影响他与家人的团聚。他在那个小区有三套房子,其中两套用来出租。除了做保安的工资,他每月还有2000元的退休金,加上租金,月收入在一万元以上。

他自己也承认:“出来工作并不完全为了钱。要我天天在屋里打牌,我实在觉得没意思。”车祸后在医院休养了十几天,他再次出现在岗亭里。

□群像

10个岗亭13个守夜人多为熟人介绍

在湖南工业大学,包括易这良在内,校园有10个值班岗亭,每晚有13位守夜人,分布在三千多亩校园的各个角落里。他们多来自株洲本地或附近的城市,平均年龄55岁左右,每月薪水1800元,属于株洲宏达物业公司的下属保安。

易这良到工大当守夜人,正是因为该校某个学院的熟人介绍。“只要身体还可以,55岁以内的都可以。”这样因熟人关系进来的情况在工大的守夜人中并不算少见。另一位保安杨先生,几乎全家都在工大内上班:儿子儿媳在校内开餐馆,老伴雇了一个帮手,在西街经营一家快餐店。

分享到:
北京赛车时间表 官方北京赛车注册 北京赛车注册开户 北京赛车网站 北京赛车注册登陆 北京pk10代理加盟 北京赛车代理需要多少资金 北京赛车开奖视频直播 北京赛车注册开户 北京赛车代理注册